第六千零五章 至强者们(中秋快乐)(第2/2页)武炼巅峰

多。

    据他所说,想从这里脱困并非没有办法,但是这两种办法到底有没有用,谁也不知道,因为自古至今,进入这里的人就没有出去过的先例。

    第一个办法就是不断地战斗,斩杀来自其他天地的强者,或许杀的足够多,就能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也不知道是谁提出来的,听着就有点不靠谱,因为根本没有什么依据。

    第二个办法就可靠多了,那就是所处天地的人依然记得你,愿意接纳你的回归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一生会死两次,一次是身陨道消,生命的终结,还有一次便是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的时候,对于我们来说,虽然还活在这里,可我们所处的天地却已经没人记得我们了,所以我们对于那个天地来说是死的,想要起死回生,那就要有足够多的人记得你,才能打破这里的禁忌之力。”

    这是重九的原话,杨开记得很清楚,当时他一边喝着自己从小乾坤中取出的灵酒,一边说着这些。

    这第二个办法虽然比第一个要靠谱的多,但也是无解的,因为当一个人进入此地的时候,那人所在的整个天地都开始被禁忌的力量侵蚀,所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。

    记忆没了,那什么都没了,就算有一些文字记载留下,时间久了,也会成为历史的尘埃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,重九便拍了拍杨开的肩膀:“小老弟,安心待在这里吧,此地虽然没有出路,但还是很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确实热闹,许多天地的至强者们聚集在这里,每日斗战不断,外界难得一见的旷世大战,在这里只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当时杨开只是给了重九一个回应:“我会出去的,我的天地不会忘记我!”

    重九看傻子一样看着他,丢下一句:“我等着那一天!”

    算算时间,那一天应该快到了。

    心神恍惚之下,那持剑的大汉不知何时已经杀回,一道惊天剑芒劈的杨开狼狈躲闪。

    不远处虚空传来重九的哈哈大笑:“杨开,你可别死了,死了我就看不到好戏了!”

    他在前几日如约而至,想要看看杨开是不是真的能够离开这里,虽然他觉得杨开没这个希望,但既是约定,那自然要遵守。

    谁知正好碰到有人来找杨开寻仇。

    说是寻仇,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怨,那持剑大汉在这数千年与杨开争斗过最起码上百场,彼此谁也奈何不了谁,这一次他竟找了个帮手过来,想要以多欺少。

    谁料重九正跟杨开凑在一起,这下好了,一场大战顷刻间爆发,杨开对阵那持剑大汉,重九则对付那持剑大汉请来的帮手。

    重九的身后矗立着一棵参天大树,大树摇曳生资,通体金灿灿的光芒,仿佛黄金铸就,一片片树叶飞舞旋转,切割虚空,举手投足间显无限威能,他那对手屡次想要欺近都被逼退。

    激战片刻,那强者忍不住上下审视重九,开口道:“道树一脉?”

    重九眉头一扬:“见过?”

    那强者道:“道树一脉在诸天中大名鼎鼎,有幸领教过。”这般说着,他将自己的武器收了起来,“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重九微微一笑:“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在这禁忌之地,大战时有爆发,但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事情也不少,毕竟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,除非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怨,否则谁也不愿与旁人分生死。

    如那持剑大汉屡次找杨开麻烦的,其实不多见,主要是杨开来这里的时间不长,持剑大汉总觉得他是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。

    这边罢手言和,那边大战尤酣,来到这里八千年,杨开的实力成长很多。

    毕竟当年吞噬炼化了牧的时空长河后,他根本来不及巩固自身的根基,完善自身的底蕴,便被逼着与墨生死相见了。

    直到进了这里,在一场场大战中,他从牧的馈赠中所得到的好处,才逐渐消化干净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的小乾坤的底蕴无时无刻不在增加,如果让此刻的他回到八千年前去对付墨,必然不会如当初那般狼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