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零六十九章 福哥儿番外(101)(第1/2页)家有悍妻怎么破

    福哥儿与程虞君说了小半个时辰的话,然后程虞君瞧他一直打哈欠就让他回前院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喝了酒要住在前院书房,这是清舒要求的。对此程虞君是没半点意见的,因为清舒这般做是为孩子好。在许多人家包括程家,儿媳妇怀孕以后婆婆都是还要夫妻求分睡,美名其曰是怕年轻两口子不知道节制伤了孩子。可这样往往是孕妇吃亏,像她大堂哥就是在大嫂怀孕期间被寄居在家里的远房表妹爬了床。

    等福哥儿走后程虞君就叫了银霞过来,轻声问道:“是花妈妈让你去请爷过来的?”

    银霞没有多想,点头说道:“是啊,妈妈看你心情不好就想请爷过来开导下你。”

    程虞君不说话了。她跟婆婆谈完话就进屋,并没跟花妈妈说两人谈话的内容,所以她定然以为婆婆有说了什么不中听的。出发点是为她好,但行为却是逾越了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银霞惴惴不安地问道:“大奶奶,是不是奴婢哪里做得不好惹得大爷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银环被送走以后,院子里的丫鬟人人自危。银容跟银霞这些贴身丫鬟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了。

    程虞君沉默了下说道:“我并没让花妈妈叫你去请大爷过来。”

    能被提到身边做已等丫鬟的,就没有蠢的。一听这话银霞就明白了问题所在,她有些不安地说道:“大奶奶,奴婢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程虞君问道:“你若知道,还会不会去请大爷过来?”

    银霞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银霞,你该知道谁才是主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相当重了,银霞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说道:“回大奶奶,以往花妈妈总吩咐我们做事,我们也不会去追问的。”

    就像这次花妈妈让她去前院去请大奶奶了,她就去了,根本就没去考虑程虞君的意见。在她们的认知里,花妈妈不管做什么,姑娘知道了也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程虞君不会多想,因为花妈妈做的事都是为她好,可经了银环的事她知道不能这样下去了。

    半响后,程虞君回过神来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银霞起来后,躬着身垂着手等她训话。

    程虞君没骂她,而是说道:“以后有什么事先来回禀我。”

    银霞的心都快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,刚才我的话不要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银霞不明所以,但还是点头道:“是,大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的时候,将门关一下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等门关上,程虞君陷入了深思之中。从她搬道程老夫人身边开始花妈妈就开始照顾她,一直到现在,让她回家养老真舍不得。可若留下她,这样行事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。而且有了银环的事在前,她真怕花妈妈也给她惹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想到福哥儿之前说过的的话,程虞君的心不由颤了颤。头次没经公婆同意留在临州是为一错,贴身丫鬟非议小姑子是二错,头次是念在初犯不追究第二次是看她有孕在身网开一面,若再来第三次公爹肯定容不下她的。

    要被送回程家,到时候整个程家都要没脸。衡量了一番,程虞君最终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银霞是跟银容两人住一个屋的,她进屋时正好银容回去取东西。看到她眼眶有些红,银容不由问道:“你眼睛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刚有东西吹到眼睛了,有些难受。”

    银容可是知道她刚被程虞君叫过去问话的,自不相信这话了:“大奶奶训斥了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看她急切地否认银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,她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大奶奶因为什么事训斥你啊?”

    她跟银霞两人行事都很谨慎,这些年挨骂的次数极少。而阿千之所以说两人不错,是因为她们在符府不仅做事认真,而且还尽可能跟符府的人交好。不像银环,脾气上来跟几个管事娘子说话就很冲。

    银霞想了下还是告诉了她,两人情同姐妹,要现在不跟银霞说怕她下次也会被大奶奶训斥:“今日花妈妈让我去请大爷回来,大奶奶叫我过去询问了此事,还说以后有事要先回禀她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细说,但她明白以后不能听花妈妈的吩咐办事,而是要得大奶奶的同意才行。

    银容一听就明白了:“大奶奶是在为花妈妈擅作主张生气?”

    银霞点了下头,然后有些不明白地问道:“是。银容,以前花妈妈也都这样大奶奶从不生气了,这次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银容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花妈妈这般行事本就不妥,不管什么事都得大奶奶做主才行。”

    再有体面,也不能乱了尊卑。

    银霞说道:“但以前都是这样过来的,不也一直都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银容说道:“以前大奶奶是程家的姑娘,犯了错也有老夫人护着。可现在我们在符家,我们要犯错那大奶奶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到了夫家,要犯错没人包容的。符夫人算是很好的婆婆了,银环的事没迁怒自家主子,不然换个严苛的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【下一页】继续阅读》》